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宋好屠夫_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人人都是狰狞(为盟主云里雾开加更)-

时间:2020-12-22 17:5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祝家大郎小说大宋好屠夫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人人都是狰狞(为盟主云里雾开加更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郑智抬头看向远处天空,只见一道一道的火光往城内飞过来。

    城墙之外,党项人已经近前。

    城头的西军,弓弩大作,城内也有投石车抛投石块出城。

    根本不需多少瞄准,城下密密麻麻的党项人,尽管倒地不少,却是依旧奋勇向前,奔跑的速度飞快。

    郑智转眼看向身边不远处的油锅,锅下柴火烧得噼啪作响,锅内的油早已滚烫沸腾。

    远处空中飞翔的火光瞬间砸入城池,引起四处大火。配军们不顾还在往里倾泻的箭矢,提着各式器皿开始灭火。

    种师道立在郑智身边,身前几块木盾包裹,眼神冷冷看着这一切,似乎早已经对这一切见怪不怪。童相公早已躲在城墙之下,如此局势,只有城墙根下才是安全地方。

    郑智的阵地,就在城墙缺口旁边,也是党项人最主要的进攻点。正面城墙外布满了党项士卒,缺口处更是人头密集。

    西军箭矢不断,弩弓没有一刻停息,即便有人中箭倒地,有人被石块砸飞,立马就有士卒补上位置,拼命攒射。

    鲁达史进等人并不在城头,而是在城墙缺口处木墙之后,只等有人翻越木墙,便杀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几百步的距离,无数倒地党项人的哀嚎。

    最头前的党项人,举着木盾,扛着长梯,已经到了城下。

    不论城头上箭雨如何挥洒、滚石擂木猛烈倾泻,依旧立起长梯。

    长梯立起,便有勇士接连开始攀爬,不少士卒扶住梯子,更多的人直接张弓便往城头上射。

    此时党项后阵的投石床弩方才停歇,慢慢往前挪动。

    郑智单手持枪,往旁边大力横扫,一锅滚油便倾泻而下,城头之下哀嚎惨烈,一具长梯上的几人全部滚落下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有人抄起油锅下的柴火,直接往城下扔去,顿时一片火海,十几个满身是火的党项士卒满地打滚,临死前的悲鸣更是凄惨无比。长梯也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,我下去了!”郑智看到开始攀爬缺口木墙的党项士卒,忙对身旁的小种相公道。

    “去吧,此处有我。”种师道亲上城头督战。

    缺口另一边折可求也立在城头。缺口处便是两千渭州兵的重任。

    郑智下得城墙,与鲁达史进等人汇在一处,兵器早已再次打磨锋利,拿在手上寒芒熠熠。

    弩弓透过木墙与党项俘虏的缝隙不断攒射而出,每一支大小箭矢,都带着血花迸溅。

    云梯架上了,无数人开始攀爬木墙。

    木墙没有居高临下的城垛,片刻无数党项秃头便出现在了木墙之上,却是木墙之上也无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渭州士卒箭矢不断往木墙之上射去。

    “啊!!”只听一声嚎叫,一个党项士卒直接从三丈多高的木墙之上一跃而下。重重摔倒在地,眨眼竟然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数渭州士卒长枪上前就刺,顿时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有一人跃了下来,便听得无数嘶喊,几十步的木墙之上,无数人往下飞跃。

    却是大多没有头前那人的运气,多数跃下之后便倒地不起,十米多高跃下,断手断脚算是幸运。

    郑智单手持枪,不断刺杀着还能站起来的敌人。

    又不断有敌人从木墙顶端跳入城内,不断有骨折哀嚎之声响起,也不断有人手持利刃站起身往渭州士卒冲来。

    人命此时似乎再也不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,士卒如此悍勇,到底是一种什么精神力量的支撑,便是郑智自己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就像是郑智自己,冲杀之时生死置之度外,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郑智。郑智其实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动物也许天生就带有战斗本能,天生就是嗜血,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单手的郑智,铁枪轻易刺穿皮甲,刺穿胸膛。提腿踢去,身前的党项人往后飞倒,长枪从胸膛带血而出,还有那骨头刮着铁枪的刺耳摩擦声。

    鼓点越来越密集。

    喊杀越来越剧烈。

    人人都是狰狞。

    四处尽是哀嚎。

    紧张的空气在阳光的照射下,都显出一丝血红,像是血雾弥漫升腾在这窒息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城墙上不去,更多的党项士卒往缺口木墙聚集而来。架着的云梯越来越多,一跃而下的士卒越来越多,便是下面许多起不了身的党项士卒,也被跃下的同袍砸死不少。

    推进的党项投石机又开始发动,不断把石块与火球投进城池内。配军厢军更是死伤无数,城内火势越来越大,营帐并非建造,本就是易燃之物,好在互相都有间隔,并不能火烧连营。

    配军士卒也是英勇,不算四处救火救人。

    城内的投石机也在发力,飞起的石块更加巨大,不断变化着方向,显然是要把敌人的投石机床弩砸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惨烈已经不足以形容,日头慢慢到了头顶,党项人的攻势似乎慢慢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冷兵器攻城之战,郑智之前再怎么展开思维去想象,也没有想象到场面竟然如此。

    “当。。。当。。。当。。。”

    凝固的空气中,终于传来了鸣金之声,党项人今日的攻势终于止住了。便是这悍勇游牧民族,也承受不住如此惨痛的伤亡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过去,进攻的士卒毫无收获,便是城头也没有上去。从缺口处进了城内的士卒也没有达到多少效果。一鼓作气的气势也泄得差不多了,此时只有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党项人潮水一般退会本阵,只留下上万尸体与满地哀嚎的伤员。

    便是伤员,也趴在地上,用尽全身力气往北方爬去。

    城内火势终于扑灭,西军赖以休眠的营帐烧毁大半,只有那些放在城墙之下的重要辎重物资得以保全。

    城头上俱是欢庆的西军士卒,似乎觉得党项人已经黔驴技穷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埋锅造饭,收拢尸首与伤员。再次往城头补充着所有能用来伤敌之物,弩箭更是成捆往城头上搬运。

    童贯、童经略相公也到了城头,四处走动鼓舞士气。

    斜阳如血。

    党项大帐内爆发剧烈的争执,似有人提出了什么建议,有人赞同,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只等中间稳坐的察哥定夺。

    两鬓微白的察哥一脸严肃,轻轻舒缓了眉头,目光寒冷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(求月票冲榜单!)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